« 上一篇下一篇 »

在单职业火龙决那爆好装,印度他是最著名的浸礼者

        有一天,耶稣把多马单独叫到仿我本沉默传奇私服一旁,秘密地告诉他了三件事。等多马从耶稣那儿回来时,其他信徒问多马耶稣对他说了什么,多马回答道,‘如果我告诉你们其中的一件事,你们听后一定会捡起一块石头砸我,但与此同时从这些石头里会冒出一团火将你们烧成灰烬。维戈尔说完凝视着格雷,看他会说些什么。好像两个人之间有一场较量一般。格雷听完激动地说道:从石头里冒出的火,就好像教堂里的大火一样。维戈尔点点头说:是的,当我听到教堂的那场凶杀时,马上就联想到了圣经里的这个故事。可是仔细想想,这两者之间的联系有点太牵强了。显然格雷对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不太肯定。

        哦,你不信这事是很正常的,因为我还没说我的第三个论点。这时维戈尔又举起第三根手指。格雷感觉此时自己就像一只将死的羔羊,正被人牵去屠夫那儿。根据史料记载,维戈尔解释道,多马一直在东方传教。其实他主要是在印度布道。他在印度给成千上万的人施洗礼、建教堂、传播信仰,当然最后也死在了印度。但是,在印度他是最著名的浸礼者。格雷等着维戈尔继续说下去。维戈尔加重语气总结道:多马对三圣王也施过洗礼。格雷惊奇地张大了眼睛,现在他脑中缠绕着三条线索——圣人多马和他的诺斯替教、耶稣低声告诉他的秘密、从石头里冒出的致命的火。而且所有的这些都与三圣王有联系。这些联系还可以继续推下去吗?他回想起在德国看见的那些死尸,那些被毁得不成样子的尸体,验尸报告中描述的遇难者的脑浆,还有教堂里被烧焦的尸体的气味。好像圣骨是与这些人的死亡有联系的。但究竟是什么关系呢?如果这里有一个可以推导出线索的历史资料的话,也超出了自己的知识和经验范围。格雷意识到了这一点,转向蒙席。维戈尔对自己的观点十分自信,继续说道:正如我一开始说的那样,我想,考虑他们为什么会死在教堂中,比考虑凶手杀人的技术要重要得多。我想无论如何,这些事情都与基督教和基督教早期的历史,甚至基督教建立之前发生的事情有关。我将继续作为一个间谍对此事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