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还恢复了一些正常的刀锋传单职业,军事行动

        他望见今日热血传奇轻变这架小机器背后,克敌铁锤驾驶的鹈鹕运兵船正在靠近。 慢着,士官长试着用友好的口吻回答它,洪魔?那些下面的怪物叫‘洪魔’? 那当然。罪恶火花回答道,它的合成嗓音冒出了困惑不解的音调,多么古怪的问题。我们没时间谈这个了,归顺者。 归顺者?士官长一头雾水。他想问这架小机器这话是什么意思,却没有机会开口。一圈圈闪烁的金色圆环笼罩了他周身,他感到一阵晕眩,接着是一团爆发的白光。 劳雷刚把鹈鹕运兵船调整到位,准备降落到高塔上,远远就望见体形与众不同的士官长站在建筑物上。

        她轻轻地把操纵杆向前推,鹈鹕运兵船向前滑行,机头朝着建筑物探去。她朝下一看,正巧看见士官长消失在一束金色的光芒之中。 士官长!克敌铁锤叫道,我失去了你的信号!你到哪儿去了?士官长!士官长! 士官长消失了,飞行员无能为力;只能期待再接一些陆战队员上机,期待一切都会有个好的结局。 和其他的指挥官一样,麦凯在黑夜中花了相当多的精力,才把孤岭凌乱的防御体系规整完毕,确保伤员尽可能都受到照顾。还恢复了一些正常的军事行动。 最后,大约在0300时,席尔瓦命令她下去休息,指出必须有人在0803时负责指挥,得有人来接替他。 肾上腺素依然在她血管里奔涌,战斗的景象还一幕幕地在脑海中闪现。麦凯发现自己难以入眠。她一直辗转反侧,两眼直视着天花板,大约0430时才终于进人梦乡。 0730时,只睡了短短三个小时的麦凯在临时部队食堂里逗留了一会儿,要了一杯速溶咖啡。接着就爬上一段充满血污的楼梯,登上山顶平地。昨夜C217的残骸已经被清理干净,只留下一大块烧焦的金属残片,标志着这里曾流淌着火光冲天的燃料。 麦凯站定观察现场,寻思C217上的人类飞行员落了个什么下场,接着继续上路。整个光晕表面都被宣布为战区,这意味着普通士兵不用向他们的上级长官敬礼,以免将长官暴露在敌人的狙击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