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直到它的顶部与葛底斯堡号的铜域我本沉默版本,顶部

        科塔娜把一些动力输入传奇战天火龙无尚正义号的引擎,慢慢向葛底斯堡号飞去。 她停下来收听圣约人部队在星系内的通信。谈话内容比先前增加了八倍,多次提到星球上的异端与现在处于危险中的圣光。好!那意味着士官长正在施展他的强项:在敌人中造成极端混乱的状态。更重要的是,无尚正义号飘浮在数以百计的飞船残骸中一直没被发现。 当她离葛底斯堡号。还有一公里时,就关闭了引擎。凭借推进器产生的轻微动力,她慢慢靠过去,并且翻转无尚正义号,直到它的顶部与葛底斯堡号的顶部平行。 她砰地打开葛底斯堡号的遥测系统,然后接收到一个微弱的握手回应信号①。

        科塔娜输入超驰密码——马上被接受——她进入葛底斯堡号的导航计算机。 「① 通讯术语,在发送应用数据之前必须执行握手协议以保证通讯安全。握手回应便是执行握手协议中的一步。 舰上没有其他的计算机信息。葛底斯堡号的舰长按照科尔协议已把导航系统和人工智能尽数毁掉。科塔娜占据了这些空空荡荡的系统。葛底斯堡号只剩下一个躯壳,所有推进器都己无法工作。单凭自己的力量它再也飞不起来,但是它的心脏还在跳动,舰上的核聚变反应堆运行后仍可以达到总功率的百分之六十七。太完美了。 无尚正义号往下轻轻地落在葛底斯堡号上面——很可能是宇宙史上第一次人类飞船与圣约人部队飞船在没有恶意的情况下进行的亲密接触。 UNSC所有的现代飞船都在它们的背部与腹部设计有硬点,以防在遭受严重损伤的情况下不能依靠自身的力量飞行。在理论上,另一艘UNSC的飞船可以与它的硬点对接、锁住,然后把它拖走。 圣约人部队的旗舰在顶部也有一系列类似的硬点,飞船太大不能飞进它的发射舱时,就可以在这里与它对接。 然而,这两类硬点并不是相容的。 科搭娜对此进行了修补。她启动葛底斯堡号上的七艘无人驾驶维修艇,并给处于无尚正义号上的圣约人部队工程师下达命令,叫它们去确保两艘飞船能够顺利对接,并调整好它们的动力传输线路。